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兰州人才信息网 > 先进事迹 >正文

燃烧生命铸就公仆情怀

lzrc.lanzhou.cn2018-04-08 13:29

燃烧生命铸就公仆情怀

——追记兰州市西固区河口镇“拼命镇长”朱峻甫

朱峻甫生前和同事一起讨论工作方案。资料照片

  中国兰州网3月30日消息 初春的西固河口,春寒料峭,山川含悲。

  2月初,就在人们都忙碌着办年货的时候这里的父老乡亲们却悲恸万分地送走了一位倒在工作岗位上的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名叫朱峻甫,仅仅只有37岁,生前是西固区河口镇副镇长兼咸水村党支部书记。

  温暖的春天到来了,而那个用脚步丈量着河口古镇的尕小伙儿,那个经常笑嘻嘻和村民话家常、一边“爷爷长”“奶奶短”一边宣讲国家政策的城里娃,那个风风火火白天是镇长、晚上是村支书的忙碌身影,从此再也见不着了!

  壮志雄心犹在,生命戛然而止。

  前不久,记者来到西固区,来到河口镇,去探寻朱峻甫曾经工作的足迹,去寻访一个普通的共产党员、一名最基层的乡镇干部成长的历程。没有豪言壮语,没有英雄壮举,但在同事们婆娑的泪花里,在乡亲们哽咽的诉说中,这个公而忘私、一心为民的好党员、好干部的身影渐渐步入我们心田。

  “群众关心的,就是我们要解决的”

  走进朱峻甫生前的办公室,房间里仍然摊开着河口古镇改造规划图。推开窗户,已现新貌的古镇就在眼前。说到西固区河口镇,很多人都不陌生。这个素有“兰州西大门”之称的古镇,保留了大量明清时期古民居建筑,是研究西北明清建筑的重要资料,目前正在打造甘肃第一个公园式集商务、休闲、娱乐、购物和办公于一体的生态商贸旅游综合体。这几年,古镇建设如火如荼,旅游发展方兴未艾,然而征地拆迁工作、项目报批审定、基础设施建设等各类工作却是千头万绪、困难重重,河口镇就曾有干部因此落马。

  征地拆迁被称为“天下第一难”!2016年5月,朱峻甫从西固区发改局调任河口镇副镇长。刚一上任,就遇到了这样的难事——河口古镇华夏文化展示中心征地拆迁任务。

  工作急,任务重,又没有乡镇工作经验,究竟该从什么地方下手呢?然而,现实已经容不得犹豫,年轻的朱峻甫决心迎难而上。

  曾经长期在西固区发改局重大项目办工作的朱峻甫知道征地拆迁的难度,但他更明白农民对土地的挚爱。正因为深深地理解这一点,所以每一个拆迁环节他都更谨慎、更耐心、更细致,在项目建设、发展经济和保护农民权益方面寻找结合点。“征地拆迁太难搞了,既然来了,还怕吗?要退缩吗?绝不!”朱峻甫在工作笔记中写道,“要得到群众的信任和支持,就必须融入百姓,了解民意,要时时处处为群众利益着想,为他们今后的生活着想。”

  半个月时间,朱峻甫一心扑在了征地拆迁上。白天,很多村民都去上班、打工,家里没人,他就利用晚上和节假日,出东家奔西家,一次又一次上门摸底,一次又一次挨骂受气,一次又一次解释沟通,反复讲政策、做工作,有的人家他都跑了不下十次,直到把37户被拆迁村民的情况弄清楚、把工作做通。3个多月后,房屋拆除了,土地交付了,项目顺利开工了,大伙的气也顺了。

  朱峻甫说,“跟老百姓打交道,就得实打实,群众最关心的,就是我们要努力解决的。”在工作过程中,朱峻甫不仅管拆迁,而且还附带着给村民们解决拆迁带来的家庭纠纷和矛盾。“征拆同意书上光有户主的签名不行啊!朱镇长说,得让每个家庭成员都同意,这样才能真正把工作做到位。所以他做工作时,不仅要做通户主的,还要帮着户主把每个家庭成员的工作都做通。”河口镇文化站工作人员陈武说。

  村民张维志家签征拆同意书时,家庭成员之间关于要几套房子的问题发生了利益纠纷,家里吵吵嚷嚷,不得安宁。虽说张维志的哥哥张维盛是河口镇河口村党支部书记,但“清官难断家务事”的难心使他不好开口调解,于是朱峻甫自己就找上门了。一个一个谈心,一个一个劝导,把每个人的利益诉求摆出来,然后再找之间的平衡点,几天下来,在朱峻甫“要公平对待每一个孩子”的劝导下,张维志家的矛盾顺利地解决了。

  而在60多岁的村民张世福看来,他和朱峻甫颇有点“不打不骂不相识”的缘分。2016年河口古镇开始建设之时,河口村的村民们听说要开始征拆了,于是都开始抢建乱搭,想要多获得些补偿款,张世福也不例外。“当时为了拆我们家房子,小朱来了好多次,不抽我们一根烟、不喝我们一口酒。我最开始就求他,你们多多少少给补点呗!把成本补给也行啊!可是他毫不动摇,每次来了一口咬定‘国家政策就是这样,我得一视同仁’,后来把我惹燥了,他再上门我就开始骂他,也推过、搡过,还当着他的面说那些难听的话,可他总是笑呵呵的,一遍一遍地来,一次一次地给我们讲政策,还帮我们解决一些别的问题。现在想起来,挺对不起人家的。那娃态度真实诚啊,耐心真好,又讲规矩。共产党的干部都像他这样儿的,那我们老百姓就有福了!”

  河口村村委会的旁边,是村民张显厚的小卖部。小卖部与村委会之间那条宽约1.5米的斜坡道,让张显厚感受到了朱峻甫的细心和为群众服务的初心。村委会改造之初,图纸上的斜坡道过窄,让张显厚有点揪心。“我们家是开铺子的,平常要用三马子拉个货物,冬天拉些炭,这坡道太窄了三马子就上不去啊!”张显厚找到朱峻甫反映了这一情况,朱峻甫二话没说,带着相关单位来到了现场,发现情况果然如此,于是要求修改图纸,为老百姓留一条“便民小道”。如今,每每看着家旁边这条斜坡道,张显厚都会想起已经远去的朱峻甫,“我每次想到他,都会觉得很难受。这样一个为老百姓真正办事儿的人,不应该走得这么早啊!”

  拆迁的日子,朱峻甫天天泡在工地上,和镇上的干部们肩并肩,完成了河口古镇10余项建设工程的拆迁任务。“将血一滴一滴地滴过去,以饲别人,虽自觉渐渐瘦弱,也以为快活。”鲁迅先生的话,正是朱峻甫人生的真实写照。如今穿行于河口古镇,如同穿行在乡土中国的千年沧桑,朱峻甫无私无畏、造福一方百姓的踪迹,镶嵌在每一座建筑的瓦砾与椽柱间。“只要心里有群众,事情就能办公平”在河口,一说起朱峻甫因公殉职的事,很多人都会异口同声地说,“他呀,就是干工作累死的”。

  2017年3月,村级班子换届时,朱峻甫被推选为河口镇咸水村党支部书记,为了兼顾镇上和村上的工作,他白天是副镇长,村上的工作只能放在晚上去处理。

  村民张世虎对初来乍到的朱峻甫记忆犹新。春耕刚开始,他起了个大早开始忙活,发现一个中等个头,穿着蓝色夹克的男人正往村民家里走。一打听,他就是新来的书记——朱峻甫。

  “他是镇上的干部,下来就是走走样子,恐怕办不了什么事。”其实,张世虎和村里良多人的想法一样,但他心里纳闷,“这书记一来就到农户家,看来又不像做样子的人。”

  咸水村由于北滨河路西延段的建设,遗留了很多集体土地和资金的相关问题,村民尤其对征地款的发放有意见,群体性事件频发、维稳压力极大。为了尽快熟悉工作,下午5点,镇上的干部下班了,但朱峻甫却进了村,拿着一个笔记本开始走访民情,化解矛盾。一个多月,朱峻甫把全村158户拆迁户跑了两遍,摸清了大家的想法……征地款发放前,朱峻甫一遍又一遍地审核,生怕把谁漏了,生怕发得有一点点不公平,最后将征地款合法合情合理发放下去,村民没有一点异议。一位村民说:“朱书记心里装着我们,他去世了村民去吊唁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不哭的,朱书记这么年轻就走了,是我们村最大的损失,他是真把百姓的事情当自己的办,是真正的共产党员,真是一个好人哪。”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大家对征地款发放有意见、有想法,这本来很正常,关键是看我们村干部心里有没有群众。只要心里有群众,事情就能办公平。”朱峻甫说。

  咸水村村委会主任张柱吉回忆说,朱峻甫经常在晚上带着村“两委”班子成员走访群众。2017年4月初,当咸水村一、二、三社村民反映有一部分水渠塌陷无法浇水时,朱峻甫立即到现场查看,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他在泥泞的田埂和塌陷的水渠间来回跑了十多趟,由于他眼睛近视,加上天黑,不小心摔倒在水渠里,当村民把他拉起来询问是否受伤时,朱峻甫却拍拍身上的土说:“没事,没事,咸水村的土地这样热情地拥抱我,看来以后要多打交道了。”

  村民代表张玉平经常和朱峻甫打交道,每次去镇上找朱峻甫,她总是感觉“这个人咋这么忙”。在咸水村,张玉平和其他21户人家一起,因为5亩地的拆迁补偿历史遗留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向上级部门反映了多次。“他第一次到我家来调研我向他反映了这个事情,他就答应我一定会解决的。直到现在,我的耳边还一直回响着他劝我的那句话——‘嫂子,你不要闹,你们的问题我一定会帮着解决的’。”张玉平一边回忆着当时的情景,一边哽咽地告诉记者,眼眶里泪珠在滚动。

  “我每次去找他,他的门一直大开着,来来往往的人来找他,签字的、汇报的、谈事情的,多得很。他是为我们累死的,是为这个工作累死的。太年轻了,不应该啊!”在河口村党支部书记张维盛的眼里,自家对面镇政府办公大楼经常亮灯到深夜的210室,则是他对朱峻甫最深刻的印象。

  朱峻甫担任咸水村支部书记到现在还不满一年,但记者在村子里听到大家谈论朱峻甫的时候,丝毫感觉不到他是一个“新书记”,仿佛他已经在这个村子生活了许久。直到2018年2月生命结束前的当晚,朱峻甫还在办公室为咸水村的第二批征地款发放的事情操心着。如今,他最关注的咸水村失地农民养老保险问题已经开始得到解决,他带领大家确定的依托沿黄资源和河口古镇发展乡村旅游的蓝图正在展开。虽然,朱峻甫却再也看不到了,但乡亲们却实实在在看到了希望。

[1]  [2]  下一页  尾页
稿源:兰州日报编辑:刘明德
兰州人才信息网(lzrc.lanzhou.cn)版权所有 主办: 联系电话:(0931)4809111
备案编号:陇ICP备10200350号-1 技术支持:兰州互联网新闻中心